城镇青年的“快进”人生:他用靠谱,活成了人们心中的“老曾”

      南漳县,坐落于荆山山脉东麓,隶属湖北襄阳,人口不足60万,用曾庆勇的话说,这是一座很小的县城,步行半小时就能从南走到北,但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城,甚至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当地人爱好美食,街边林立着各色小吃摊,偶尔掺杂着为数不多的电脑门店,承载着小镇人们日益旺盛的需求。

  南漳县县城

      在当地,如果你想买什么电子产品,很多人都会跟你说去找老曾(曾庆勇)。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青年,却被人称呼为老曾,没有选择继承父辈的职业,而是选择了一条别人看不懂的路。据他介绍,年轻时从网吧做起,到经营品牌电脑店,一直和电子类产品打交道。而在当地老人看来,曾庆勇这一切都是被“打”出来的,因为从小就对电子产品感兴趣,不知道偷偷拆坏了多少个录音机,被父母责骂了多少回。

      因为懂行,当地人买什么都找他咨询,老曾也乐于第一时间提供帮助,在当地他成为了人们心中的“数码通”。但使老曾困惑的是,作为城镇上最大的品牌电脑店老板,有时他也让顾客扫兴而归了。

      用老曾的话说,不知道是自己脚步慢了,还是顾客变的太快了。

  老曾(曾庆勇)

      边陲城镇的消费上探

      2019年老曾开始注意到,随着网购的渗透,镇上的品牌电脑店正在逐步减少,现有的品牌门店选择单一,且价格杂乱,顾客到店的多,购买的少,很多人开始拿着手机到店,指着京东页面问有没有这款,这让曾庆勇意识到,就算身处小城镇,当地人的“意识”已经开始变的多元了。

      如今像南漳县这样的六线小城镇,已不再是人口的输出地,而是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留在家乡工作,他们身上时尚新潮的力量也在一点点为这个小城带来改变。老曾回忆道:“刚进驻电脑数码店这一行业时,其实顾客的需求很模糊,基本你推荐什么就买什么,而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

      眼看着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差,老曾坐不住了,经过长时间的走访和多年经营经验,曾庆勇发现,当地顾客选购电子产品时,产品的丰富度和价格的透明度已经变成首选,而现场体验和后期服务则是形成购买的助推剂。近些年由于抖音、快手等视频社交软件的大量普及,当地人接触新鲜信息,数码产品的途径变得更加简单,但又与一二线城市消费观不同,对于城镇的居民,当花钱买个“大件”时,还是更愿意在线下先体验才放心购买。

      为了打破现状,老曾在朋友的介绍下,知道了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他还专门研究过,电脑数码是京东最“古老”但却是最有活力的品类,也正是因为信任京东的口碑,他决定在当地开一家线下的“京东”,因为还处在疫情期间,抱着就算亏损买经验的心态,今年5月份南漳县第一家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开门营业了,让他意外的是,首月营业额就达到了26万元,要知道这是他之前三个月的收入。对老曾来说,这得益于他日常的“熟人圈”积累的口碑,但更多是京东线下模式给传统门店经营带来的变革。

  开业当天工作人员全体合照

      以往“‘熟人经济’在3-6线城市是一种被默认的规则,大家更乐于朋友,亲属介绍,甚至买瓶水,都喜欢选择别人喝过的品牌。而在南漳县,这一规则被无限放大。据老曾说道:“在我们镇,基本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人”,经常是看见别人用什么,顾客就过来咨询。”

      改变在潜移默化中持续发生,在经营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之后,老曾发现这种所谓的“熟人经济”似乎又在被不断打破和重塑,因为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经营模式的创新,区别于传统数码电脑店的单一,这里新奇酷数码产品应有尽有,当地人的选择变的更多元化,不会再“随波逐流”,现在当地人从以前的听别人介绍,变成了自己进店主动了解,会按照喜好选择符合自己的产品,不仅仅是熟人,很多“生人”都会来他店里购物。

  当地用户正在进店选购

      不止是产品的多元,在服务方面,老曾的店在当地也是有口皆碑,“服务不太行,开店等于0“,在他的店里,产品使用帮助、软件安装、送货上门等已经成为服务标配中的标配,而老曾更是将价保、七天无理由退换等原本线上才能享受到的服务,也全部“搬”到了线下,让南漳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这些“一线“的服务。

      门店里面的“三头六臂”

      让老曾更惊讶的是,这种模式的颠覆,不止是对当地人生活消费习惯带来了巨大的改变,打破了小镇固有的“熟人经济”,更是在周边形成了口碑效应。据他介绍,作为襄阳下面的一个小县城,距离襄阳市区还是有着较远的距离,但自己的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却经常能接待不少“城里人”,远在市区里的顾客经常会驱车40多公里到他店里体验购买数码产品,而有的只为能现场听一听音箱的声音,上手敲一敲感受笔记本键盘的触感。很多人会和他开玩笑的说,南漳县的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已经成为了襄阳市的明星店。

      然而,老曾的门店随着雨季的到来却出现了首个挑战,最近一段时间,南漳县接连大雨,雨水的泛滥严重影响了到店的客流。据老曾说,如果按照以往的情况,只能望天干瞪眼,期盼这种天气赶紧过去,而现在他却在时髦的构建起自己的“社交电商”了。

  夜幕下的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

      经营电脑数码专卖店之后,京东经常会提供创新工具和培训帮助像老曾一样的店主来优化经营,通过微信小程序、社群营销等方式,不用等顾客到店里,就能实现对他们的触达,这极大的实现了实体门店空间范围的延伸,不断延伸的,还有老曾与日俱增的信心。

      而随着京东进入“低线市场”,引发的“蝴蝶效应”也已经愈发明显,不仅仅给顾客带来更多的潮流数码产品,也带火了一大批互联网品牌。据了解,随着电脑数码专卖店的快速发展,单荣耀品牌就已通过京东覆盖了全国350个县级行政区的线下门店,上半年销量同比增长200%,而品牌投入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从老曾的讲述中这一情况也得到印证,在他的店铺里,荣耀、小米等互联网品牌越来越受到当地的小年轻欢迎。

      据尼尔森研究报告指出,中国低线城市有着近7亿的人口规模,消费支出年均同比增加21%,潜力巨大。而如今,像老曾经营的类似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已经在全国三到六线城市遍地开花,这对于帮助品牌“下行”、抢占下沉市场用户心智具有关键意义,而对于广大城镇乡村居民来说,这些门店拉近了城乡差异化发展空间和时间的差距,线下的“京东”,正在通过多业态场景、丰富多元的产品,充分满足当地人的购物需求,激活低线城镇的消费活力,成为解锁当代社会城镇居民消费公平化的一把“金钥匙”。

      这也正如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所言,品牌下沉符合中国的经济发展,要让低线城市、农村消费者购买到知名、有品质保障的产品。而这一切正在中国广袤大地上,那些如南漳县一样的千千万万个城镇中发生着,因为有了像老曾一样的新青年群体,改变的故事,每天都在继续上演。

      (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