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竞选搭档选中“她” 特朗普经济牌还能打吗

  纵使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欲盖弥彰一拖再拖,但竞选搭档的最终结果却始终没有太过于出人意料:女性,非裔美国人。在跟美国总统特朗普“白人至上”理念针锋相对这一点上,民主党似乎从未缺席。如今拜登竞选搭档落定,一场4个人的PK赛也将正式开始,对于四年成绩功亏一篑的特朗普而言,情况似乎不乐观。

  当地时间11日下午,拜登宣布,选择国会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作为竞选搭档。下周,拜登和哈里斯将在民主党全国大会上正式接受提名。届时,哈里斯也将发表演说。对于哈里斯,拜登似乎十分满意,在社交媒体上,拜登将其形容为“为小人物毫无畏惧斗争的勇士,是我们国家最好的公仆之一”。

  选择哈里斯并不让人意外,尽管拜登对于竞选搭档的公布一路从8月1日前推迟到8月第一周再到眼下,但哈里斯确实一直都是呼声最高的一位。早在几个月以前,拜登就曾承诺,会选择一名女性作为副手,而外界也普遍期待他会选择一名非裔女性,在媒体给出的名单里,还包括参议员沃伦、众议员巴斯等。

  据了解,哈里斯今年55岁,是印度和牙买加移民的后裔。在担任联邦参议员之前,哈里斯曾出任加州总检察长。《纽约时报》说,哈里斯是一位务实的温和派,被视为拜登最安全的选择。哈里斯也是第一位由主要政党提名、角逐总统和副总统职位的非洲裔女性。也是因此,外界一度形容其为“女版奥巴马”。

  对于拜登的选择,相比起来,特朗普的反应似乎更大。在拜登宣布人选之后,特朗普立即在发布会上称哈里斯“夺走1.8亿美国人的医保”,哈里斯在2016年大选初选中的表现非常糟糕。即便发布会结束,特朗普也不忘在社交媒体上指责哈里斯极左,称她呼吁“增加数万亿美元的新税收,削减军费,并支持伯尼・桑德斯政府接管医保”。

  “特朗普主打的牌就是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民主党的竞选策略肯定就是针锋相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称,可以确定的是,身份牌是民主党一直都在打的,而这也是民主党与共和党不一样的特色所在。

  孙成昊认为,目前来看,拜登打出的还是一张比较保守的牌,再加上“黑命贵”运动在美国风起云涌,在整个大选期间美国国内的族裔问题还是非常突出的,选择哈里斯肯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但选择哈里斯也有一个副作用,2016年的大选就是因为白人担心自己成为少数派,而拜登挑选了有色主义也可能会引发白人更加支持特朗普的效果。

  但不管如何,在距离大选已经不足90天的时间里,两党四位主角已经齐齐登场,共和党总统特朗普与副总统彭斯对战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以及哈里斯。只是现在的情况对于特朗普来说,似乎怎么都乐观不起来,一来自疫情暴发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就遭遇了断崖式的下跌,二来疫情也让特朗普一直引以为傲的经济牌毁于一旦,其中的任何一点都足以证明,特朗普要面临的压力远不止拜登和哈里斯两个人。

  特朗普也深知这一点。本周一, 特朗普还表示,他正在考虑调降美国资本利得税,并为中等收入家庭调降所得税,以帮助美国经济自新冠疫情的影响中复苏。上周末,特朗普还签署了一系列行政令,试图绕过国会推动经济纾困计划,而这背后涉及的问题则是特朗普政府与国会民主党人就新一轮纾困法案谈判的崩盘。

  “目前来看,特朗普基本上处于一种前功尽弃的状况。”孙成昊称,如果没有疫情,拜登未必能赢特朗普,因为后者不管是奥巴马遗留的红利还是自己的减税政策或者刺激政策,至少在疫情之前美国经济面还不错。但疫情之后由于防控不得力,整个经济包括失业率高企等问题,直接打击了美国民众的积极生活状态。面对这种国家级别的危机,如果总统没有能力协调各方面资源应对的话,很多人就可能不会投票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