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依然受限 消费稳步复苏 铜价宽幅震荡

  回溯来看,7月份铜市主要运行逻辑依旧是铜矿供应的紧张和消费的继续复苏。在这两条主线逻辑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铜价依旧保持着强势上行的趋势。截至到7月30日,伦铜上涨7.76%,至6481美元/吨;沪铜上涨6.67%,至51800元/吨。

  如果铜精矿供应问题迅速修复,并且消费复苏不及预期,当下的铜价或许有回调的压力,但是这两者在8月份出现的可能性较小。铜价在8月依然有支撑,但是向上的空间也有限。在复苏态势良好的情况下,各央行的政策将以合理持稳为主,宏观面缺乏推动铜价继续走高的因素。基本面的好转也已经被价格所反映,在当前价位下下游企业的成本压力也较大,铜价继续上行缺乏动力。除此之外,8月份值得关注的扰动因素还有中美地缘政治是否会出现新的摩擦。预计8月份铜价保持宽幅震荡。沪铜运行区间为50000-53000元/吨,伦铜运行区间为6300-6600美元/吨。

  固定布局工具条上设置固定宽高背景可以设置被包含可以完美对齐背景图和文字以及制作自己的模板

  供应方面,南美洲的疫情依然严重,暂时未看到缓解的迹象,TC仍在探底。在精铜价格持续走高的情况下,废铜持货商的出货意愿大大增强,废铜替代效应显著,精废价差居于近年来的高位。由于铜精矿的供应受限,冶炼厂在7月份有部分减产计划。

  矿山端:据SMM,2020年6月铜精矿含铜产量约15.4万吨,环比增加13.44%,同比增加14.63%。1-6月份铜精矿含铜产量累计为80.2万吨,同比增加8.37%。国内的大型铜精矿受疫情影响较小,但部分小铜矿在2季度才开始逐渐恢复,因此铜精矿产量在5-6月环比继续稳定增长。下半年铜矿新扩建产能是银山二期和玉龙二期,预计产能2-3万吨。中国海关最新统计数字显示,2020年6月进口铜精矿及其矿砂共159.4万吨,环比减少5.8%,同比增加8.65%。6月份进口铜精矿依旧受制于南美洲疫情,进口量环比下降。

  冶炼端: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6月我国铜材产量为198.2万吨,同比增长17.2%;1-6月铜材累计产量为939.7万吨,累计增长6.1%。6月我国精炼铜(电解铜)产量为86万吨,同比增长3.5%;1-6月精炼铜(电解铜)累计产量482.2万吨,累计增长4.6%。6月未锻造的铜及铜材进口65.64万吨,同比+100%,环比+50%,1-6月累计进口284.1万吨。7月份由于南美洲疫情依然严重,铜精矿运营严重受限。同时在疫情背景下,劳资谈判变得更加困难。比如智利安托法加斯塔斯塔斯旗下的Zaldivar铜矿的工人拒绝了集体薪资协议,并决定于7月15日举行罢工,尚待政府调解。智利另一铜矿Centinela的劳工在7月13日也投票赞成罢工,但随后在政府调解下,管理层已接受新的薪资协议,罢工得以避免。由于供应扰动纷纷,现货铜精矿TC继续下滑,从6月底的51.5美元/吨继续下跌到了49.8美元/吨。6月国内电解铜产量环比略有下降,但要高于此前市场的预期,主要是因为有炼厂后推检修计划,6月检修影响量小于预期值。另外,6月国内粗废铜供应好转,使用该部分原料的炼厂产量也有所增加。

  废铜端:据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6月国内铜废碎料进口量为68744.67吨,环比微降1.08%,同比降59.61%;1-6月铜废碎料累计进口430617.60吨,累计同比减少50.17%。6月份东南亚地区已经启动复工复产,对国内出口的废铜也在逐步恢复,但是物流运输,报关等因素仍在制约国内的废铜进口量。上半年废铜进口同比大幅减少,除了疫情因素导致海外地区供应缩减外,也有去年国内企业在废六类转限制类前抢进口导致基数过大问题。7月份精废价差大多数时间保持在2500元/吨左右,已经明显高于往年。废铜持货商出货意愿很强,废铜对精铜的替代效应明显,也缓解了铜精矿不足的问题。

  需求方面,从终端数据看,电力、汽车、家电和房地产均在逐步回暖,景气度环比上升。而往后展望,电力投资在下半年预计将加大投入,这可能会使得今年电力用铜超出年初市场的预期。汽车和家电消费均随经济活动复苏而回升,但是汽车的增速或许随着淡季的到来出现小幅的回落。房地产各项指标也在上升,但是预计在“房住不炒”总体方针下,不太可能出现过热增长,维持稳定依然是主题。总体来说,消费的复苏幅度较此前略有回落,但是依旧保持上升的势头,各下游需求平稳复苏,并有望持续。

  电力:据SMM,2020年6月电线电缆企业开工率为97.11%,上月开工率为101.74%,去年同期开工率为89.7%。据统计局数据,2020年6月电网实际投资完成额1657亿元,累计同比转正至0.7%。6月份电缆订单环比小幅回落,但是依然处于较高水平,下游开工仍旧旺盛。7月21日国网召开年中会,又将2020年度投资计划由4186亿元调增至4600亿元,增长9.9%,这意味着下半年电网投资将明显加速,将有更大规模电网投资落地。

  空调:据统计局数据,2020年6月全国空调产量为2490万台,环比增加570万台,同比增长转正为12%,此前同比均为负增长。1-6月中国空调累计产量达到10414.9万台,累计下降16.4%。6月份空调产量转正,一方面是由于国内市场经济稳步复苏,另一方面海外的订单也在渐渐恢复。从8月份家电龙头的排产来看,内外需复苏势头依然强劲,预计后续空调增长势头还将延续。

  汽车: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20年6月,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232.5万辆和230.0万辆,环比分别增长6.3%和4.8%,同比分别增长22.5%和11.6%。2020年上半年,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1011.2万辆和1025.7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6.8%和16.9%,降幅比1-5月分别收窄7.3个百分点和5.7个百分点。与之对比,乘联会的车辆零售数据中,6月前两周(1-14日),乘驾车累计日均零售贩卖数量为31162辆,与昨年同期的36322辆相比,下降14%。这其实是由于去年6月份国五车促销,零售贩卖数量技术较大,同比下降属于正常范围。7-8月份是汽车销售的传统淡季,产销或环比小幅下滑,但预计同比仍能保持稳定增长。

  房地产: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6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62780亿元,同比增长1.9%,1-5月份为下降0.3%。1-6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69404万平方米,同比下降8.4%,降幅比1-5月份收窄3.9个百分点。1-6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屋施工面积792721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6%,增速比1-5月份提高0.3个百分点。房屋新开工面积97536万平方米,下降7.6%,降幅收窄5.2个百分点。房屋竣工面积29030万平方米,下降10.5%,降幅收窄0.8个百分点。1-6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7965万平方米,同比下降0.9%,降幅比1-5月份收窄7.2个百分点。从房地产各项指标来看,6月房地产行业的景气度均在上升,而热点城市的房地产投资也明显升温。政策面上也边际宽松,房贷利率相比往年降低了。但是房市回暖之后,银保监会两次公开点名存在资金违规流入楼市。进入7月以来,深圳、杭州、东莞等热点城市也出台房地产约束性调控政策。整体看,这些城市发布政策的共同点是楼市热度高,房价明显上涨,出现了炒作氛围。因此下半年尽管房地产企稳回升的势头明显,但是出现过热增长的可能性较小,“房住不炒”依然将是房地产政策的核心。

  库存:截止7月25日,三大交易所库存为38.8万吨,同比减少约20.52%,环比减少1.5万吨。上期所库存小计15.7万吨,同比增加1.3%,环比增加4.3万吨。保税区库存约21.75万吨,同比减少43.29%,环比增加0.5万吨。7月份上期所库存出现了累库现象,而2季度上期所库存一直处于快速下降中。这反映国内的基本面环比或许不如此前。但是海外库存相对大幅地下跌,在海外经济重启的过程中,消费有了明显改善。

  供应依然受限 消费稳步复苏 铜价宽幅震荡

  回溯来看,7月份铜市主要运行逻辑依旧是铜矿供应的紧张和消费的继续复苏。在这两条主线逻辑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铜价依旧保持着强势上行的趋势。截至到7月30日,伦铜上涨7.76%,至6481美元/吨;沪铜上涨6.67%,至51800元/吨。然而到7月中下旬,尽管铜市的主线逻辑没变,但我们看到了边际因素上的一些变化。一方面是尽管铜精矿供应仍未好转,TC还在探底,但是废铜供应明显增加,精废价差居于历史高位的情况下,废铜的替代效应非常强。另一方面,国内的消费仍然可以期待,但是环比增速在下行,这与季节性走势相一致,上期所库存由降转增。不过与此同时海外的消费也明显好转,LME库存加速下降。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沪铜站上51000元/吨以上位置后,继续上冲乏力,保持震荡态势。

  7月份南美洲的疫情和消费复苏的节奏依然是决定铜价走势的根本性因素。从目前来看,尚不能说南美洲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并且在疫情干扰下,矿山的劳资谈判也变得比以往更困难。但是一旦疫情有受控的苗头,市场的预期将立即发生改变。

  消费方面,国内的消费应该将稳步继续复苏。在宏观经济增长态势良好,流动性合理宽松的情况下,铜的各下游应该都能受益平稳增长。汽车行业或许会由于季节性和基数问题,环比增速可能出现小幅回落,但是整体增势不改。电力行业随着计划投资的增加,或许会出现超预期的消费表现。空调和房地产预计将继续稳步回升。与国内的消费相比,海外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消费存在变数。但是起码在欧美重启经济之后,宏观经济数据的回升和铜库存数据的明显下降反映了海外消费的好转。

  如果铜精矿供应问题迅速修复,并且消费复苏不及预期,当下的铜价或许有回调的压力,但是这两者在8月份出现的可能性较小。一方面南美洲的疫情或许将成为一个长期性的问题,智利和秘鲁政府缺乏及时稳定疫情的手段,矿山运营受困将是一个程度问题,而不是是与否的问题。那么铜精矿的困扰可能将在相当一段长的时间里对铜价造成影响。另一方面,国内行业复苏的态势也很难在短期出现大幅的转向,下游的向好态势延续的可能性相当高。因此铜价在8月依然有支撑,但是向上的空间也有限。在复苏态势良好的情况下,各央行的政策将以合理持稳为主,宏观面缺乏推动铜价继续走高的因素。基本面的好转也已经被价格所反映,在当前价位下下游企业的成本压力也较大,铜价继续上行缺乏动力。除此之外,8月份值得关注的扰动因素还有中美地缘政治是否会出现新的摩擦。预计8月份铜价保持宽幅震荡。沪铜运行区间为50000-53000元/吨,伦铜运行区间为6300-6600美元/吨。

  供应依然受限 消费稳步复苏 铜价宽幅震荡

  供应依然受限 消费稳步复苏 铜价宽幅震荡

  供应依然受限 消费稳步复苏 铜价宽幅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