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银行利润不是你想压 想压就能压

  本文为金融热点探讨。本文介绍有关背景知识,不是证券研究报告,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涉及个股也仅为举例或陈述事实之用,不代表我们对他们的证券或产品的推荐。具体投资建议请参考我们的研究报告。

  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商业银行全行业中报实现盈利超过1万亿元,同比下滑9.4%,为近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由于前期很多媒体已经报道了监管部门指导银行业压降利润,因此这一数据出来时,并未给市场带来多大意外。

  【随笔】媒体对近期银行“控利润”的报道,透露了什么?

  从此次披露的有限的数据来看,银行能够主动压降利润,核心方法就是计提损失准备。此外还有一些方法,比如减免、延缓对一些客户的收费或收息,但这些毕竟有限,不可能大规模操作。

  但是,如果和往年比较,二季度计提拨备并不算多。比如,根据估算数据,二季度拨备余额近5万亿元,当月净增2058亿元,再加上核销掉的拨备2917亿元(来自社融数据,跟商业银行口径会有误差,但没更精准数据)加回去,那么二季度总共计提的拨备是4975亿元。我们用一个简单的比率来衡量:4975元除以季度末贷款总额,即为当季的简易信用成本率,为0.35%,这一水平其实和近年比没啥差异(2017年以来该比率的每季均值就是0.35%)。这说明,说银行此时“狂提拨备”也不合适,它们只是提了一个历史平均水平。

  可问题在于,提拨备这事,不能纵向简单比较的,而是有两点考虑:

  第一个考虑是传统习惯。我国的传统习惯,就是将拨备计提作为熨平盈利波动的手段,以丰补欠。因此,往年遇到类似今年这样的年景,是会少提拨备来保障盈利增速的。而在年景好的时候,则多提拨备。比如2018-2019年,上述每季“简易信用成本率”均值达到0.40%、0.36%,都比现在高。这一点和美国银行业的习惯完全不同,他们是遇到事情就大额计提,不搞以丰补欠,我们近日有报告比较了这事:

  【报告】中美银行业损失计提方法的巨大差异

  所以,这次只能说我们不再以丰补欠,但也并不能说就是狂提拨备。

  第二个考虑是会计准则要求。根据会计准则要求,对于贷款等金融工具,如果有证据表明其已发生或很有可能发生信用损失,则要减值,计提拨备。对于单项贷款,一般会做减值评估,认识会减值的就提拨备。同时也可以组合计提,即对一组贷款进行计提。计提要有前瞻性,比如说自己觉得因种种原因(比如疫情影响等),未来会出一些风险,那么现在就可预先提。但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完全瞎提的,不能这些借款企业啥事没有就给人家减值了,总得有个依据的。比如,要是把一些贷款计提了减值,那么就肯定得说出来人家哪里出问题了,那么既然出问题了,就得按问题的严重程度,将贷款分类至关注类、不良类(后三类)。所以,拨备计提和不良确认理论上应该是同步的,两者不能偏离特别大,不能出现一个超级离谱的拨备覆盖率。

  所以,既然这次监管部门要求压降利润,那么肯定得提拨备,同时也确认不良。要不然,拨备狂提一笔,利润下降,但拨备覆盖率激增,这明显是违反会计准则的。

  接下来的问题是,不良从哪里来呢?其实,经过过去几年供给侧改革,坏企业淘汰了一大批,银行也逐渐化解不良,大家肚子里的不良是比更早的年代要干净许多的。

  大家都知道,关注类是不良贷款的后备军,甚至很多贷款问题较大,本身就是处于关注类和不良类之间边缘。银行内部给资产分类是不止五级的,这五级内部再分出2-3级,最终出来的分类是10多级,而关注类内部最下面的一级,都是放关注也行,放不良也行。于是,只要把这些关注类最下级的贷款划至不良类,就能找到很多理由提拨备了。

  所以,第二季度,商业银行关注类贷款大幅下降了1704亿元。明明经济不佳,关注类贷款不增反降,而且是大降,那么很显然是确认到不良类去了。

  具体看,不良贷款增加了1243亿元,如果把核销的2917亿元加回去,那么不良共增加4160亿元。一般来说,不良的增加来自于关注类的向下迁徙。但关注类仅减少1704元,意味着从正常类也有2456亿元贷款向下迁徙到关注类。

  目前,全行业关注类的余额是3.9万亿元,估计还有一些可以确认为不良类,所以如果未来需要继续控制利润,不良贷款后备军这边还可以提供一些不良。

  上面是全行业数据。但如果一些银行资产质量确实优秀,实在没什么差的关注类贷款可以确认为不良类的,怎么办?也不可能无度地把关注类确认为不良率,两方面原因:(1)正常情况下,一场仗打下来,负伤和战死终归是有个经验比例的;(2)计入不良,借款人就上了征信黑名单,对他们的影响过大,也不是划入不良多多益善的,要不然会得罪企业客户。所以,资产质量确实优异的银行,若要继续压利润,将面临如何合理找到不良的难题。

  结论便是:除非我可以随意践踏会计准则,否则这利润真是想压多少就能压到多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