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重磅发声!推动理财信托保险成为资本市场中坚力量 服务业仍未恢复正常 已研究储备政策

  近期,多个国家部委有关负责人陆续接受媒体采访,介绍宏观经济运行的成果和下一步的政策安排。在金融领域,继央行行长易纲后,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也出来发声,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研究储备政策、加大不良资产化解、金融改革开放等方面都作出回应。

  8月13日,据新华社和央视新闻报道,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的发展,上半年直接融资(占社会融资)比重从32%提高到到36%,希望这个势头能继续保持下去,提供更多的直接融资来支持企业。

  同时,据郭树清透露,为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目前银行业已对6.12万亿元企业到期贷款提供融资支持。现在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服务业,没有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我们也正在采取一些特殊的办法,比方说救急性的贷款和救急性的融资,我们正在探索,在有些省份进行试点,我们相信下半年我们做得会比上半年做得更好”。

  推动资本市场发展,保持直接融资占比提升的势头

  今年以来,社会融资增速大幅提高,除信贷投放明显放量外,直接融资方面也在发力。上半年,银行业企业债券投资同比增长28.5%。保险业债券投资同比增长16.5%,长期股权投资同比增长18.2%。“这个增长幅度是近些年少有的,对推动金融业结构调整优化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郭树清说。

  郭树清表示,下半年要继续推动企业债券的发行,银行保险机构要更多地参与债券等资本市场。企业通过直接融资可以获取长期资金,低成本资金,相当一部分是资本金,对企业成长更有利。

  直接融资占比的提升,可以优化融资结构,上半年,包括债券和股票在内的直接融资占比从32%上升到36%。对此,郭树清表示,希望这个势头能够保持下去,可以提供更多的直接融资来支持企业。

  如何能保持直接融资占比不断提升的势头?金融机构需要发力。郭树清称,要引导信托、理财和保险公司等机构树立价值投资理念,做真正的专业投资、价值投资,成为促进资本市场发展、维护资本市场稳定的中坚力量。同时要以公司治理为抓手,调整优化股权结构,完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

  服务业仍未完全恢复政策状态,探索救急性融资

  除直接融资表现不俗外,上半年以银行信贷为代表的间接融资更是放量明显。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新增人民币贷款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

  上半年银行业累计新增的12万亿元人民币贷款都流向了哪些领域呢?郭树清透露,制造业、基础设施、科技创新以及小微三农是重点。

  “资金重点投向制造业、基础设施、科技创新、小微三农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上半年新增制造业贷款创历史新高,超过之前4年增量之和。中长期贷款,主要是用于固定资产投资的,今年的比重比过去也是提高的,增长了13.4%,也是近些年少有的。”郭树清说,整个贷款无论是总量还是结构都有很大的改进,加快了经济的恢复。今年二季度我国经济恢复正增长,离不开宏观政策的有力对冲,包括财政、税收、社保、就业等方面的政策,货币金融政策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除新增制造业贷款创历史新高外,6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长28.4%,高于贷款平均增速。

  “前不久中小企业协会执行会长讲道,全国3000多万家小微企业,现在有2000多万家获得了银行贷款,我们统计的数字是2360多万家能够拿到银行贷款。这个水平,三分之二以上(小微企业)能拿到银行贷款,在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关键在于银行的经营管理能力、风险控制能力有了较大提高。下一步首先要做好对普惠型小微企业的支持。”郭树清说。

  不过,尽管为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目前银行业已对6.12万亿元企业到期贷款提供融资支持。但郭树清坦言,现在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服务业,没有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

  “银保监会、人民银行也研究了一些储备性政策,我们看市场的情况,如果恢复得还有一些问题的话,会把这些储备性政策用出来,加快经济恢复。我们也正在采取一些特殊的办法,比方说救急性的贷款和救急性的融资,我们正在探索在有些省份进行试点,相信下半年做得会比上半年更好。”郭树清说。

  不良上升压力较大,全年处置不良或达3.4万亿

  近期,监管部门多次提及必须做好不良贷款可能大幅反弹的应对准备,郭树清在此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了不良资产的问题。他表示,当前我国金融业运行平稳,风险整体可控,主要指标处于合理区间。但同时必须要看到,当前金融风险仍然易发高发,一些潜在隐患依然较大,包括存量风险尚未得到彻底解决、不良资产上升压力加大、资金面宽松背景下市场乱象极易反弹回潮等,对此一定要保持清醒,冷静研判,未雨绸缪。

  “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之下,原本经营很好的企业销售中断、订单压缩,不良贷款的反弹是必然的。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银行业新形成不良贷款较去年同期有所上升。当前,经济尚未全面恢复,疫情仍有较大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金融风险也存在一定时滞,预计有相当规模贷款的风险会延后暴露,未来不良贷款上升压力较大。”郭树清说。

  对于如何提早谋划应对未来不良贷款的上升压力,郭树清提出四个方面:一是做实资产质量分类。督促银行运用预期信用损失法评估贷款风险,真实反映企业经营变化。二是备足抵御风险“弹药”。要求银行采取多种方法补足资本,提前加大拨备提取,提高未来风险抵御能力。三是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在充分揭示风险的前提下,研究分阶段下调拨备覆盖率的监管要求,释放资源全部用于处置不良贷款。四是严控增量风险。督促银行加强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做好贷款“三查”,减少贷款损失。

  “预计今年全年银行业将处置不良贷款3.4万亿元,比去年的2.3万亿元加大了力度,明年的处置力度会更大,因为很多贷款延期了,一些问题明年才会暴露出来。”郭树清说。

  下更大力气深化金融领域改革开放

  金融风险的化解除了要加大不良资产的应对出之外,金融体系自身的改革开放同样必不可少,这也利于破解经济发展难题。郭树清表示,将下更大气力深化金融领域关键性改革,包括加快中小银行改革、大力支持直接融资、完善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等。

  “要以加快中小银行改革为突破口,提升金融机构体系稳健性。拓宽风险处置和资本补充资金来源,加快补充资本,因地制宜、分类施策,把深化改革与化解风险、完善治理结合起来。”郭树清说,改革推进中,注意保持地方金融组织体系完整性,尤其要保持农信社或农商行县域法人地位总体稳定。

  此外,在金融业对外开放方面,近两年,银行业保险业共有34条对外开放措施陆续落地。对于下一步的金融开放政策,郭树清表示,现在最主要的是抓已出台政策的落实。要鼓励中外机构在产品、股权、管理和人才等方面开展合作,拓展开放广度和深度。完善配套制度和基础设施建设,营造更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尽管现在国际环境发生较大变化,但这不会改变我们对外开放的大趋势。疫情期间不断有外资金融机构来中国落户就是很好的证明,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一如既往。”郭树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