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观点】文化金融进入关键发展时期 看专家多维度解读观点

      发展文化金融是我国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和构建现代文化市场体系的重要手段,是新时期我国文化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措施。

      2009年以来,我国文化金融进入成长期,呈现了飞速发展的态势。我国即将启动“十四五”规划,文化金融的成长也将进入第二个十年,正处于关键的发展时间点。

      1月18日,NIFD文化金融研究中心新年论坛暨文化金融50人论坛年会在北京召开,大会由文化金融50人论坛、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文化金融研究中心和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主办,专家学者从财富管理、电影金融、文化产业政策、艺术品金融、文化金融的信托模式、文化金融的财税问题等各个方面对文化金融发展进行了解读。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

      文化金融受到各方关注与重视有三个方面原因

      图为杨涛

      近年来,对于文化和金融跨界研究得到了各方的高度关注和重视,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在整个经济社会发展转型过程当中,在寻找新的动力过程当中文化与金融浑然一体,共同寻找新活力。第二,文化与金融两大元素之间在互动发展过程当中能够实现有效的相互促进。第三,伴随着新技术、新制度的发展与演变,新的文化与新的金融也天然的融合在一起。鉴于这三方面思考,文化金融的研究、文化金融的理论,目前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滞后于文化产业、文化事业发展的实践,以及政策与监管所带来的迫切研究需求。

      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

      中国将延续“股债双牛”行情,沪指有望站上3300点

      图为姚余栋

      在全球货币政策的转向期,美国市场将继续受到美联储流动性的有力支撑,美股也将因此继续创出新高,与此同时流动性的宽裕将加速外资流入国内资本市场,上证综指预计将上涨至3300点。当前国内宏观经济及市场形势类似于2016年,处于“经济弱复苏(补库存)+货币政策灵活适度+配置行情”状态,但此轮企业补库存力度可能不及2016年,金融风险已经得到初步处置,央行可能不会像2016年明显收紧货币政策,长端利率的波动性将明显上升。

      同时,2020年外资将持续流入国内股市、债市,中国将延续“股债双牛”行情,股市呈现结构性牛市。全球货币的宽松带动全球资产加大配置新兴市场,预计2020年国内股市将有3000亿元的净流入。在结构性牛市中,建议关注MSCI中国指数和沪深300指数,板块方面关注5G板块、新能源及大消费领域。同时,在全球低利率的宏观环境下“固收+”多策略正合其时,测算收益高过纯债基金。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文化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金巍:新经济金融服务体系构建视角下的文化金融发展

      图为金巍

      2009年至今这十年来是文化金融飞速发展的阶段——成长期。这个阶段各个指标都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可以用“一个矩阵、两个支柱、三元动力结构、四个基本观点”来总结。其中,文化金融的两个支柱要解决文化金融发展问题,一个是无形资产和文化资产评估体系建设,另一个就是文化产业信用管理体系构建。“三元动力结构”是指在文化、科技、金融三元动力结构视角上认识文化产业发展的驱动力问题,是动力机制问题。四个基本观点包括:文化金融要服务文化生产、文化金融的基本形态是产业金融形态、文化金融应以文化资产为核心、文化金融应形成自身的生态系统。

      目前,我国文化金融发展十年卓有成绩。从政策看,已经形成了文化金融政策体系雏形;从产品、机构看,银行等金融机构进入了文化金融的初步专业化服时期;从多层面多元化资本市场看,我国文化企业已经涉及了大多数的资本市场;从文化产业的融资规模看,实现了高速增长,极大推动了文化产业发展。

      当然,我国文化金融发展中也存在诸多问题与不足。主要归纳为文化企业融资难问题依然严重,资本供给有待进一步提高。文化金融存在结构及区域间不平衡发展问题。文化金融产品、机构创新数量仍显不足,服务创新质量不高。文化金融相关基础设施薄弱。相关部门在相关认识上存在较大的误区。

      如何看待新经济金融服务体系构建视角下如何发展文化金融,需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文化产业到底是不是属于新经济,或者说多大程度上属于新经济,比如现在三新经济体系里面有多大规模是文化产业的成分,现在的数字文化产业那部分都属于新经济部分,但是还远远不够。第二,新经济是否需要新的金融服务体系,传统金融服务体系到底改造什么程度,目前是否适应新经济的发展。

      从科技金融来说,相比文化金融,科技金融从贷款能力、融资能力均更胜一筹,但仍然可以看到,传统金融服务体系是保守僵化的,是滞后于新经济发展的。从科技金融可以看到新经济发展当中的种种经济问题,这可以为文化金融在新经济体系下寻找出路,提供借鉴经验。第三是如何在新经济金融服务体系下构建发展文化金融,至少要从技术变革、制度变革和思想变革几个方面考虑这个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副院长黄隽:

      艺术品金融十年

      图为黄隽

      对于中国艺术品市场来说,突飞猛进增长是从2009年开始。2009年由于受到四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的影响,中国艺术品市场迅速成为全球三大艺术品市场之一。在2011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艺术品市场。同时,中国五千年文化历史积淀,丰富的文物艺术品供给和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以及财富管理和精神文化的需求,共同推动了国内艺术品市场的飞速发展。

      在2015年以后,伴随着宏观经济增速变缓,艺术品市场步入新常态。最近几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交易规模开始明显的下降。艺术品市场=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基本集中在经济比较发达的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四川等地区,市场集中度较高高。在内地,不包括中国香港,其中北京占整个市场大约70%。在全球市场份额方面,根据雅昌数据,2018年美国占比40%,中国占比29%,英国占比18%,法国占比5%。全球艺术品市场美国、英国、中国占据80%以上的市场份额,是一个集中度很高的市场。主要集中在三个国家、四个城市,美国纽约、英国伦敦、中国北京、中国香港占据全球80%的市场份额。可以看出艺术品市场和金融中心、时尚中心是高度重合的。

      对于艺术品金融的发展,第一,艺术品质押贷款。现在正规金融机构涉及艺术品质押贷款业务较少,主要由于艺术品的鉴定、估值、流动性都存在一定问题。第二,文交所前几年邮币钱币卡交易额达到很大规模后,后来进入清理整顿。现在大多数文交所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经营方向和模式,很多文交所都在亏损。第三是艺术品基金与第三方担保。第四是私人银行、家族信托与家族办公室。第五是艺术品基金会与慈善公益。第六是艺术品保险。第七是艺术品保税区。

      在艺术品消费领域,最近十年,美育教育和艺术消费的需求催生了艺术博览会、美术馆和博物馆的火爆。根据媒体数据,2017年,故宫文创产品销售额高达15亿元。2018年全国博物馆举办展览2.6万个,教育活动近26万次,观众达11.26亿人次,分别比上年增长30%、30%和16%。截至2018年底,全国博物馆达5354家,比上年增加218家。

      艺术越来越多地融入人们的工作与生活,个性化、多样化、定制化。艺术赋能产业,进入酒店、商场、地产、医院、校园和家庭,折射出百姓对艺术生活化和生活艺术化的热情和渴望,艺术教育和艺术消费成为提升商业品质和生活品位的载体。

      中航信托副总经理范华:

      文化金融发展的“信托模式”

      图为范华

      “十三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2020年文化产业要成为国民经济产业支柱。“金融活,经济活”,毫无疑问,文化产业的振兴和发展繁荣离不开金融的大力支持。2009年以来,我国文化金融迎来了飞速发展的十年,已基本形成包括银行信贷融资、债券融资、资本市场融资、社会融资等在内的多层次、多渠道、多元化的投融资体系,以缓解文化产业的融资难题,支持文化产业发展。信托作为现代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坚持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多维度赋能文化产业。

      以信托角度,用三个关键词探索文化金融。第一,取势,文化金融生态圈初成型。2019年6月《文化产业促进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文化产业的范畴做了厘清,文化产业的脉络得以梳理,其中对发展文化产业的金融支持做了重点指示。国家建立健全多层次、多元化、多渠道的文化产业金融服务体系,完善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发展的相关机制,推动文化资源与金融资本有效对接;依法开展与文化产业有关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业务,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加大对文化产业基础设施建设和改造的金融支持力度。

      从产业逻辑上来看,文化产业属于典型的链型分布,从知识产权的开发利用到与其它产业的融合发展,每一个环节都需要金融的支持。文化金融从提出伊始至今十几年,经历了从“支持”到“融合”的融合演进过程。

      针对文化产业发展存在的高质量文化供给不足、产业发展不平衡、文化企业实力偏弱、创新驱动能力不足、国际市场竞争力不强等突出问题,相关部门要求金融机构加快推进符合文化产业发展需求和文化企业特点的金融产品与服务创新,积极探索文化资产管理、文化产业融资租赁、文化保险担保等金融业务创新,运用好产业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基金等金融工具,提升金融服务文化产业发展水平。文化金融在创新变革中成长,从2009年《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发布起,文化经营已经发展整整十年,并在市场规模、产品与机构、资产市场、制度供给等方面取得了进步。

      第二,明道,文化产业各业态之间的差异较大,从“最轻”的资产知识产权,到最重的资产“房地产开发”,都能以文化的概念将其统一起来协同发展,IP既可以经过无形资产估值成为独立的金融资产,也可以为其它产业赋能形成资产溢价。在文化产业的现实形态中,一方面轻资产与重资产的逻辑“背道而驰”,另一方面轻资产与重资产的边界则越来越模糊。对于金融视角下的文化产业运行逻辑,可以将文化产业运行的主要逻辑分为两个维度:业态开放融合程度与文化创新和产业化运营程度。纵轴——业态开发融合程度。表示的是文化与传统产业的融合程度,例如文化与旅游、餐饮业、房地产等传统产业融合产生新业态的可行性和实现程度。横轴——文化创新流动程度。表示的是文化产业中文化元素可以创新和产业化的程度,例如文创产业中的IP,可以通过创新和周边衍生来不断形成新的溢价。从金融的角度来看,双维度分析模型也为投融资提供了资产评估的基本逻辑框架,为不同的金融工具的运用提供了参考。

      同时,文化金融发展是双向融合的。文化产业与其他类型企业在商业模式上存在非常大的差别:文化产业的核心价值在于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等无形资产,在价值评估、产业化能力评估等方面都具有不确定性,而在无形资产产业化的不同阶段,其产业运行的内在逻辑又有所不同,这对金融机构的评估形成了一定的挑战。

      因此文化金融的未来发展是一个双向融合的过程,文化产业走向金融化必须在无形资产评估、企业征信、文化金融市场信息等方面取得进一步突破;而金融走向文化产业,则需要深耕产业业态、深入产业逻辑,培养文化与金融的复合型人才。

      第三,优术,信托是法律制度基础加金融工具箱。2019年信托业年会,银监会黄洪副主席指出:信托业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以《信托法》为准绳,以信托关系为基础,以受益人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坚持信托本源,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坚持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

      自2001年我国《信托法》颁布实施,经过近20年实践积累,我国信托业发展可以说发祥于法律安排,繁荣于金融功能,已成长为现代金融业态的重要支柱。法律和金融是支持信托业健康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双重驱动力。

      从信托赋能文化产业方面来看,沿着文化产业双维度分析框架的纵横两轴,随着IP的创新和产业化程度以及业态的融合开放程度越来越高,文化产业也呈现出越来越丰富的业态形式;文化产业独特的产业结构决定了其业态的多样性,从源头的IP知识产权开发到中下游的项目运营、基础设施建设,每个环节的产业逻辑、资产形式以及风控措施都有各自的特点。信托对文化产业的探索从未停止过。

      文化产业独特的产业结构决定了其发展需要多层次的资本支持,例如在知识产权阶段,价值呈现的载体可能是电影版权/著作权或其它形式,需要知识版权质押融资、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知识产权信托等金融工具的运用来获得融资;2019年9月,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发文称:鼓励信托公司综合运用股权、债权、投贷联动、产业基金、知识产权信托等方式开展知识产权投融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