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押中贝壳、理想,揭秘华兴资本的产业互联网布局

  8月13日晚,贝壳找房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BEKE”,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

  此次赴美IPO中,高盛、华兴资本、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等为贝壳的联席主承销商。值得注意的是,华兴资本是联席主承销商中的唯一一家国内投行,同时也是贝壳的重要早期投资方。

  据了解,华兴资本旗下华兴新经济基金领投了链家(贝壳前身)的B轮融资,后又跟投其C轮、贝壳D轮融资。在贝壳董事长左晖眼中,华兴资本及其董事长、基金创始合伙人包凡是贝壳“最坚定的战友”。

  包凡本人也毫不吝于表达对贝壳找房的欣赏和信任,他曾谈到,贝壳找房是这五年以来自己所知道的产业互联网领域内最成功的案例之一,它真正从线下开始改造整个行业,“我们肯定赌它赢”。

  多轮次持续跟进投资

  贝壳找房是中国最大的线上线下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由线下地产经纪巨头链家转型而来。从2001年在甜水园开出的第一家门店算起,链家已经成立了近20年。站在链家肩膀上的贝壳找房在2018年4月才正式上线,业绩发展速度十分惊人。

  招股书显示,贝壳找房 2019 年成交额达到2.1万亿人民币,同比 2018 年大幅增长 84.5%。这让它成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交易和服务平台,同时也是横跨所有行业的第二大商业平台。

  在营收方面,贝壳找房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255亿元、286.46亿元、460 亿元。其中,2019年较2018年的增幅达60.6%。据了解,贝壳找房收入主要来自住房交易和服务的佣金。2019年二手房交易和新房交易收入就分别达到246亿人民币和202亿人民币。

  除了链家基因带来的优势,强大的融资能力,也让贝壳找房的成长道路熠熠生辉。统计数据显示,链家以及贝壳找房总融资额超过370亿人民币,其投资者阵容中,既有软银、腾讯、华兴资本、高瓴资本、红杉资本、鼎晖投资等互联网领域的知名投资方,又有融创、万科、碧桂园创投等传统地产企业。

  在贝壳找房的融资过程中,华兴资本是多轮次持续跟进投资的典型代表。2016年4月,链家的B轮及B+轮融资从华兴资本旗下的华兴新经济基金获得融资60亿元。2017年1月,链家完成C轮融资,华兴新经济基金继续跟投。

  2018年4月,贝壳找房上线运营后,左晖将原投资方在链家的股份通过协议平移到贝壳找房。此后,贝壳又在2019年的D轮融资中筹集到了超过12亿美元的资金,华兴资本再次跟投。彼时贝壳找房的估值已经超过百亿美元。

  2020年3月,贝壳找房又确认了D+轮超24亿美元的融资信息。这轮融资中,孙正义执掌的软银集团加入了投资者阵营。有媒体报道称,软银在这轮投资金额高达10亿美元,而这轮投后,贝壳找房估值已达140亿美元,较2016年B轮融资时的公司估值增长了近3倍。

  华兴资本在2016年时的早期卡位和后来的持续加注,料将在贝壳找房上市后收获丰厚回报投资回报。股权架构上来看,IPO前左晖个人持有贝壳找房28.9%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华兴资本的持股也达到3.8%。

  做最坚定的战友

  左晖称华兴及包凡是“最坚定的战友”,这种坚定来源于,华兴投资团队深度行研后形成的笃定判断。决定投资贝壳找房后,华兴资本亦凭借其跨越一二级市场的全生命周期服务能力,为贝壳找房进行全面赋能。

  据了解,在投资贝壳找房之前,华兴新经济基金先后在“衣、食、住、行”领域,投资了美团点评、滴滴出行等优秀的新经济企业。就“住”赛道而言,华兴资本断定,随着互联网的演进,必将有颠覆性的重大变化出现。于是,华兴在市场上开始考察各种各样的投资标的。

  彼时,正处于互联网上半场的鼎盛期,“利用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产业”是主流思维,包括居住服务行业――市面上投资机构的目光基本集中在几家龙头的线上房产中介平台,而像链家这样“线下重资产”,大多数人不敢轻易下注。

  到底是支持互联网背景的公司来改造“住”这个行业,还是押注一个拥有相关产业背景的公司来改造行业?这是当时华兴面临的重要选择。

  在对房地产行业进行深入研究后,华兴认为从本质上来看,“住”是一个相当低频的交易,需要很重度的服务,最重要的基础是房源、线下数据。由此,团队明确了一个基本原则――居住行业的龙头企业必须要建立在深厚的产业基础之上。此时,华兴新经济基金开始将目光瞄向链家。

  包凡和左晖的家离的很近,当时两人经常约在顺义的一家咖啡馆里聊天。“左晖话不多,但回答问题特别到位,思考维度也跟别人不在一个频道。”包凡说左晖是第一个能将产业互联网说透彻的企业家,两人几乎很少聊公司的具体业务,探讨的最多的是房产服务领域“超级平台”诞生的可能性,以及“链家能不能做这个超级平台”。

  于是,当链家放开B轮融资时,包凡第一时间联系左晖,表示华兴愿意参与跟投。那时华兴的投资业务刚刚成立2年,从自身基金的投资策略出发,跟投是最稳健的打法。但不巧房地产调控的消息一夜袭来,原定的领投机构临时退场,紧接着一众跟投机构也开始打退堂鼓,“华兴是看企业长期价值收益,短期的事件不会对我们的决策造成太大的影响。”包凡认为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于是牵头了贝壳B轮融资。

  这是当时华兴最大的一笔投资,并且有一定的风险存在,但包凡充满信心。“房地产服务行业交易体量相当大,客单价相当高,但是又极其低频。从线下往线上打肯定比线上往线下打胜率要高。那时候还有很多同类型的公司,但只有链家是典型的从线下往线上打的企业,我们肯定赌它赢。”包凡回忆说。

  正是因为这种笃定,华兴新经济基金后续又接连参与了链家的C轮融资及贝壳的D轮融资。在此次贝壳决定赴美IPO时,华兴资本更是亲自操刀担任联席主承销商。此次的贝壳IPO,也极有可能成为年度最大的中国企业赴美IPO项目。

  深度布局产业互联网投资

  在产业互联网概念还很模糊的2016年,华兴资本押中了日后成为巨无霸的贝壳找房。这其实并非偶然,复盘来看,这家机构近年来已经前瞻性意识到产业互联网的重要性,并在该领域进行了深度布局。

  从本地生活领域来看,华兴前后投资了包括美团点评、贝壳、滴滴出行、饿了么、兴盛优选、每日优鲜、自如、美菜等;AI硬科技领域,也重仓了商汤科技、明略数据、优刻得(行情688158,诊股)、慧智微电子、创新奇智、加特兰等;而从最近大热的汽车领域来看,华兴自上而下布局了汽配连锁供应链平台“三头六臂”、汽车电子系统科技服务商“经纬恒润”,新造车领域的“蔚来汽车”及“理想汽车”等优秀企业。

  在包凡看来,产业互联网的应用将带来四类价值。一是聚合价值:通过资源的调配,提高企业内部的运转效率。比如美国第一代的SaaS公司SalesForce,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企业内部的对于销售团队的管理能力。

  二是释放价值:通过企业之间的产业链协作,提升产业链各类资源的匹配效率。比如美国的商品现货市场IT化程度很高,IBM等公司提供了大量成熟的供应链解决方案,中国也逐渐出现找钢网、巴图鲁这样的供应链企业。

  三是流通价值:通过数据采集和实时决策,提升流通效率。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去中介化,电商已经干掉了很多FMCG的经销商,未来还会在产业链上干掉更多的中间环节。 第四,回到企业本身,通过在研发环节、制造环节,就深度嵌入实时数据采集、传输、决策,整个生产力将实现根本性的提升,这些本身就是在创造价值。

  “但更大的方向是,当产业互联网已经完成了自身的改造,再跟消费互联网再融合发展,就会创造更大的价值。”包凡说。过去的20年里,中国已经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全面超过美国。但在产业互联网领域,中美之间仍存在差距。这也意味着,中国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机遇将非常大。

  首先,无论是通过投资、收购还是战略合作,多家消费互联网领军企业,正努力向产业互联网方向转型,并且已经在云计算、零售/医疗等行业解决方案领域产生推动作用。

  其次,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构成了一部分产业互联网基础设施:智能手机和4G/5G网络的普及、用户使用手机进行工作和生活的习惯、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产品设计和开发模式,将有助于产业互联网的迅速渗透。第三,由于中国消费互联网的领先性,可以很大程度上通过消费者需求来引领、聚合产业互联网发展。

  在赛道选择上,包凡曾在公开演讲时表示,华兴有三点标准。首先,产业规模要足够大,至少是上千亿的规模。第二,链条比较长,存在低效的环节,且有很多错配的现象。第三,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上下游环节玩家相对分散,如果头部企业市场占比低于20%,这个行业里面应该还有机会。

  从美国经验来看,医药、食材、汽配、MRO这几个相对大的品类中都产生了市值超过100亿美金的上市公司。如今,中国各行各业的一系列创新企业开始崭露头角,无论是汽配、工艺品、食材、医药,甚至在上游的建材、原油、化工多个行业里,都看到一批新锐的B2B企业,华兴新经济产业基金也正在其中进行大量积极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