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债不成改定增 醉驾无罪成人才 南都电源的套路还能玩多久?

  曾经有家公司,看别人搞储能电池,他也搞;看别人搞动力电池,他还搞;看别人搞氢能电池,他说只在门口蹭蹭不进去,结果没多久就忍不住搞起来了,他是哪个?

「 1」

可转债不划算改定增,套路随意否

  近日,南都电源(行情300068,诊股)收到深交所关于公司定增计划的初审意见。深交所认为公司基本符合相关定增条件。

  而此次定增计划实质上是南都电源可转债的“变异体”。

  据悉今年4月,南都电源披露预案,拟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募资总额不超过10.16亿元,用于年产2000MWh 5G通信及储能锂电池项目、新能源电池研发中心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开始着手通过融资扩张储能锂电业务。

  然而,到了今年7月,南都电源便以国家政策及资本市场环境变化等诸多因素为由,终止了公开发行可转债事项。

  就在终止可转债融资事项的同时,公司又启动了新的定增事项,募投项目在之前可转债募投项目的基础上,增加了“年产2000MWh高能量密度动力锂电池建设项目”,总融资额也从之前的10亿元增加到14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新增的动力锂电池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3亿元,总投资额则高达8.16亿元,另外两个募投项目的计划募资额与总投资额之间也有约1亿元的缺口。

   

  而截至今年6月末,南都电源账面货币资金余额7.79亿元,与此同时仅短期借款一项就高达37.48亿元,资金压力可见一斑。如何能顺利推进募投项目并达到盈利目标,受到了市场的严重质疑。 

「 2」

醉驾无罪被评为人才,上头有人否

  事实上,比上述定增方案更受质疑的,其实是该公司老总醉驾未收监事件。

  2019年7月13日晚间,南都电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董事兼总经理朱保义先生的正式通知,获悉其因涉嫌醉酒驾驶存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风险。

  不过我们从交警部门获得的信息得知,朱保义的醉驾行为实际发生于6月7日晚22时许,距公告披露已一月有余。而事件发生后这一个多月时间内,朱保义仍在公司正常履职。

  这表明在事件发生之后至公告发布的一月有余,朱保义对集团隐瞒了自己涉嫌醉酒驾驶的事实。

  2019年8月13日,南都电源收到公司总经理朱保义的通知,得知检察院对于朱保义决定不起诉。朱保义因醉驾涉嫌危险驾驶罪的事宜,经检察院审查,认为醉酒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

  但根据相关规定,醉酒驾驶是比酒后驾驶更加严重的违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检察院却说情节轻微,难道非撞死人才算严重吗?那以后是不是只要没出事故,醉驾都可免责?

  目前,此事已过去一年多,涉嫌醉酒驾驶的朱保义还没有遭到刑罚制裁,依旧在南都电源总经理的位子上拿着百万年薪。

  但网友却炸锅了。

  发债不成改定增 醉驾无罪成人才 南都电源的套路还能玩多久?

  由此可见,有关部门对此类社会名流或者特殊人物,多少有点护短的意思吧。

  而就在此事尚无定论之际,杭州人社局的定论却先来一步。据悉,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今年5月18日发布了《关于朱保义被认定为高层次人才的公示》,拟认定朱保义为D类高层次人才。

  这一公示,顿时让一群瓜众大吃一个瓜,要知道朱保义去年若被刑罚,则肯定与高层次人才无缘了。此时笔者才明白,为啥检方决定不起诉,原来是怕误人前途啊,无话可说只有跪服。

「 3」

靠补贴实现利润增长,跟风扩张否

  说完八卦,回到正题。上文说了南都电源定增事项,那么南都电源凭啥要扩张呢?是业绩太好,还是产能不够用?

  据其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南都电源实现营收41.09亿元,同比增加3.18%,归母净利润3.03亿元,同比增加20.27%。但其扣非后净利仅为0.31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换句话说,大部分利润都不是来自主营业务,而是政府补贴。

  一家长期靠补贴生存的公司能有前途吗?这个估计没人在意了。

  而在业绩看似增长的背景下,南都电源在已有铅酸电池、再生铅、储能电池等业务基础上,开始合情合理的计划通过融资,扩建储能电池和动力电池等项目。

   

  除此之外,尽管南都电源已经意识到,氢燃料电池汽车目前处于起步阶段,整体销售规模较小、制造成本较高,未来能否大规模商业应用以及未来收益存在不确定性,但公司仍在多条业务线的基础上,继续斥资超过1亿元,加码氢能燃料电池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大股东杭州南都电源有限公司、蒋政一、朱保义分别已质押各自持有的61.5%、100%和100%的公司股份。

  这看起来似乎是要砸锅卖铁背水一战啊!可问题是,哪个金融机构敢接他们高比例质押的股票呢?将来若业绩不及预期,质押的股票会否爆仓呢?值得大家揣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