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引言:

  甲醇自2018年10月中旬以来,持续下跌,期货主力合约从最高的3500元/吨跌至1530元/吨的最低价格,跌幅56%。持续跌了2年以后,价格来到历史最低价附近,很多投资者看到目前的价格,忍不住想问:能不能抄底?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这一问不当紧,作为研究员的我,需求思考有没有上涨的动力?上面有多大空间?等等,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想详细的介绍下,过去2年为什么甲醇会跌的这么惨烈,或许把过去的原因掰扯清晰了,顺着去推演未来,逻辑性会更强些,毕竟老祖宗说过: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行业目前现状:高库存、低利润

  最近2年,甲醇的行业状态特征是:港口库存越来越高,国内生产利润越来越低,国内生产开工率有所下滑。

  库存的持续增加,是行业供应过剩的最直观体现。

  甲醇港口库存从2018年5月不到50万吨,一路震荡式增加(甲醇港口库存具有很强的积极性导致),目前甲醇的港口库存已经到了150万吨。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出现港口罐区库存紧张的现象,今年更是加剧,导致今年二季度甲醇仓储费集中出现上调,从之前的1.2元每天每吨上调至目前的3-5元每天每吨附近。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利润越来越低,是供应过剩的结果。

  随着库存的增加,说明市场上不缺货,货比三家,谁便宜买谁(甲醇品质差别极小),厂家最终被迫不断降价出货,导致最近两年价格越来越低,行业利润也是越来越薄,生产利润率(煤制)从2018年的44%,下降至-26%,是的,没看错,就是亏损26%,这感觉就像从天堂到炼狱,2018年天天数钱,2020年天天想着怎么能活下去。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开工率的下滑,是供应过剩的自我平衡调节。

  每当感觉活不下去的时候,只能停车降负荷,装置运行着烧钱亏损,可是不运行,员工和客户面临不稳定,还有银行催问啥情况,是不是要破产,快把钱还了......因此,今年以来国内甲醇开工率大幅波动(已扣除疫情的影响)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通过以上的分析,对以下几个问题开始明确:

  (1)为什么今年以来甲醇开工率整体有所下滑?

  答:除了疫情影响因素外,主要是因为行业利润不佳,亏损严重。

  (2)为什么甲醇生产企业会亏损这么严重?

  答:行业持续过剩,库存多到无罐容可放的局面。

  (3)为什么行业会过剩?是什么导致了行业过剩?

  答:额......我们来看一组数据吧。

  需求端:2018年下半年至今,国内甲醇的主力下游需求MTO对甲醇的需求增加约500万吨,其它下游需求增加约100万吨,合计约600万吨(新装置)。

  供应端:2018年下半年至今,甲醇国内投产约800万吨,淘汰落后产能约375万吨,净增产能约425万吨。

  从国内上下游的投产情况来看,需求端还是很给力的,供需的矛盾不至于会是现在这个熊样。

  那目前甲醇行业供应过剩的的主导原因是什么?进口。

  2018年至今,海外甲醇新装置投产约900万吨,其中725万吨的投产在伊朗,而伊朗的甲醇主要是出口到中国,进口端供应的持续大幅增加,是导致甲醇供应过剩的根本原因。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海外甲醇概况和全球贸易物流

  下面对海外最近两年的甲醇供需做个详细分析。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通过对比最近2年海外主产国的变化,可以得出以下信息:

  (1)总产能增加900万吨,其中725万吨在伊朗,175万吨在美国。

  (2)伊朗725万吨的装置投产以后,伊朗甲醇产能体量从2018年5月的第5位一跃成为大哥,产能从496万吨增加到1221万吨,比排在第二位的沙特产能多383万吨。

  (3)美国装置的投产,造成北美地区甲醇产能有所增加。

  (4)其它地区,如东南亚、南美洲和欧洲无直接变化。

  从海外甲醇装置的区域分布情况,我们可以大概梳理出甲醇全球的贸易物流情况。

  中东地区目前产能约2500万吨,占了海外总0产能的40%,中东地区无论是伊朗还是沙特,自用的甲醇很少,主要是资源出口国,出口地主要是东南亚、中国、韩国、日本等地。

  南美洲地区的甲醇主要生产国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委内瑞拉和智利,主要出口到东南亚市场、北美地区等地。

  值得注意的是新西兰,它也是主要出口国,主要出口到中国。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既然说到了海外的贸易物流情况,这里就额外的说下,我国甲醇的进口情况。

  2019年,我国甲醇进口依存度约15%,看着好像进口不怎么多,但是沿海地区的甲醇进口依存度约60%以上,且期货盘面和沿海的价格走势相关性最强,因此进口端对甲醇期货、现货价格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

  在主要的进口来源国中,伊朗是第一大国,占比3成左右。其次是新西兰,进口占比约为16%、沙特、阿曼、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进口都是10%左右,这五个国家合计占比约70-80%,是主要的进口来源国,这些国家甲醇装置的运行状态,应是重点监测的指标。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全球供需格局变化

  下面再谈谈,最近两年美国和伊朗装置投产以后,全球甲醇供需格局的变化:

  全球格局变化1:美国装置投产,叠加美制裁委内瑞拉,导致南美洲出口格局改向

  在2018年美国175万吨新装置投产之前,美国一年的甲醇进口量约300万吨,出口约150万吨,净进口约150万吨(以上数据待核实),进口来源地主要是来自距离较近,且甲醇产量较大的特立尼达和委内瑞拉,但是美国新装置建成以后,美国从净进口变成出口国,进口缩减。

  最终导致特立尼达的甲醇出口有所改向,2017年特立尼达在我国的甲醇进口来源国占比中只占了5%不到,2019年已经超过10%,从2019年的特立尼达流出比例来看,特立尼达除去欧美保证相对稳固的流入比例以外,特立尼达流入中国数量占到其2019年产量的将近30%,比例积极提升(引用卓创)。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对于南美洲的甲醇市场,还需要关注的是委内瑞拉,拥有255万吨的甲醇产能,在2016-2017年,委内瑞拉约有70万吨左右的甲醇出口到美国市场,150万吨出口至欧洲市场,小部分出口至东南亚市场。

  2018年美国装置的投产,以及2019年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制裁,导致委内瑞拉的甲醇出口方向不得不转变。最好的选择的就是,跨越海洋,运往到东南亚市场。

  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与美国断交,随后美国于1月28日宣布制裁委内瑞拉。受此影响,2019年委内瑞拉对美国的甲醇出口量锐减,对中国和欧洲的出口量增加。

  2018年,委内瑞拉出口到我国的甲醇仅有4万吨,2019年骤增至39万吨,2020年1-6月份已经达到22万吨。目前委内瑞拉流入中国的甲醇占比委内瑞拉甲醇产量的左右35%,而流入美国数量锐减至委内瑞拉产量的10%。

  小结:美国新装置的投产,导致特立尼达之前出口到美国的甲醇改向出口到中国;美国对委内瑞拉的支撑,导致委内瑞拉出口至美国的甲醇大幅减少,被迫改为出口到中国市场。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全球格局变化2:伊朗装置密集投产,叠加美国对伊朗支持,导致伊朗货源低价难销

  伊朗最近两年伊朗投产725万吨装置后,甲醇产能体量从2018年5月的第5位一跃成为大哥,产能从496万吨增加到1221万吨,但大哥不是好做的,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让伊朗的甲醇显得有些无路可销。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根据美国现有制裁举措,氨、甲醇和尿素等石化产品的销售都被禁,伊朗以外的公司和个人与伊朗的任何交易都面临被制裁的风险。

  受此影响,很多和美国贸易往来频繁的企业,以及和美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都不敢轻易进口伊朗的甲醇,最为典型是印度,2018年印度从伊朗进口量约占总进口的60%以上(还有15%来自沙特,1%来自阿曼,卡塔尔约8%),而到了2019年,印度从伊朗的进口占比仅为15%,从阿曼的进口增加至50%以上,沙特和卡塔尔的变化不显著。

  一边是新装置陆续投产,带来的供应增加,另一边是支撑导致的出口渠道受阻,伊朗为了让自己的甲醇在市场上更具有吸引力,就使用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让利,比市场价格便宜、再便宜些。

  2019年7-8月份非伊朗货源和伊朗货的甲醇价差大概是10-20美元/吨,而现在该价差已经扩大为60美元/吨以上,伊朗货源比非伊朗货源让利幅度高达30%,就问问甲醇需求方,这么高的让利存在的情况下,你愿不愿想办法规避美国制裁,拿伊朗货?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对于中国市场,进口伊朗货的盈利显然让人垂涎。从分开的进口利润上,能够看出,进口非伊朗的甲醇货源,进口利润基本在盈亏边缘徘徊,能不能赚到钱,看时机选择的是否合理,天时地利配不配合,而有渠道能安全的做伊朗货,基本上无需择时,伊朗丰厚。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对于我国,与美国的关系很是一般般,在制裁伊朗这件事情上, 显然和印度有着明显的不同,甲醇进口量呈现稳步增加,从2018年的20万吨左右,变成目前的40-50万吨。

  甲醇历史低价附近 推荐了解下为啥这两年跌成这个熊样

  纵观这两年海外甲醇的供应市场不难发现,一方面是新装置的集中投产兑现,另一方面还有政治因素的主流,导致海外甲醇主产国伊朗、特立尼达和委内瑞拉的甲醇货源不断的流入我国市场,最终导致我国甲醇储罐爆满。

  海外甲醇的生产原料是主要天然气(甲烷),因资源丰富,价格十分便宜,最近两年伴随着进口的持续增加,国产开工率因低利润被迫下滑,表面看着是进口供应挤压国产供应,实际是天然气制甲醇工艺挤压高成本的煤制供应。

  对于未来,甲醇价格何时能复苏?需要关注以下因素:

  (1)2018-2020年,是海外装置投产高峰期,未来几年最有望投产的是特立尼达的100万吨装置,整体而言,目前投产的最高峰已过。

  (2)国内预计2021年,还会有不少的装置投产,2021年以后可能会有所缩减。

  (3)需求方面,甲醛、醋酸和二甲醚等传统下游预计维持为主;甲醇制烯烃方面,目前值得期待的就是渤化180万吨,投产高峰也已经过去。

  就目前的供需,和现在能看到供需预期而言,甲醇供应过剩的局面还是难以缓解掉,想解决供应过剩的矛盾,淘汰落后的老装置,恐怕是最有希望的途径,落后产能淘汰的过程,意味着行业利润将在低位震荡为主,利润的震荡维持,是不是意味着绝对价格的震荡运行?且听下期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