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吸储11.4亿 入狱8年半!这8家P2P背后老板终于获刑

  在经历过几轮爆雷潮之后,P2P行业如今已偃旗息鼓。那些曾经跑路的P2P平台和实控人,最终下场如何?

  2017年1月,聪明投、奶瓶儿、早点儿等8家P2P平台同时发布通知:由于老板方凡经营不善,导致整个起源系资金链断裂,大部分用户难以提现到账。此后,大量投资者掀起维权行动,方凡也随即被警方控制。

  时隔三年有余,这场曾经震惊业内的P2P大案结果终于出炉。近期,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披露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方凡及下属共13名被告人被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审方凡被判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

  根据法院调查,相关P2P的母公司起源财富及子公司通过各平台向13万余名投资者非法吸收资金11.4亿余元,造成1.5万余名投资者的集资款2.19亿余元不能返还。与此前空手套白狼后跑路的P2P实控人不同的是,方凡将非吸后大量资金用于购买新三板壳公司,痴迷于资本布局。在实控人身陷囹圄后,相关新三板公司也纷纷摘牌退市。

  涉非吸P2P实控人被判8年半

  短短十余年,P2P行业从异军突起到危机横生,几度爆雷潮过后,这种基于互联网的“金融创新”故事,已经到了讲不下去的时候。在给投资者带来伤害之际,平台实控人及骨干,也同样少不了法律的制裁。

  早在2017年1月,8家P2P平台同时官宣爆雷的消息,曾引起市场震惊。彼时,聪明投、奶瓶儿、早点儿等8家P2P平台同时发布通知:由于老板方凡经营不善,导致整个起源系资金链断裂,大部分用户难以提现到账。

  此后,大量投资者掀起维权行动,方凡也随即被警方控制。如今,方凡及其团队的下场已经水落石出。

  近期,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披露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方凡及下属共13名被告人被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审方凡被判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其余人等被判两年至五年不等。

  据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指控,方凡伙同他人于2015年5月注册成立北京起源财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5月-2017年1月,方凡与李某、金某峰等12名被告人以起源财富的名义,先后开设奶瓶儿理财、早点儿理财、聪明投理财、乐行理财、玩儿家理财、钱罐儿理财、火牛财富7个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注:海新金服未被检察院指控),通过互联网、微信公众号、手机APP等方式向社会公开宣传理财产品,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向不特定人群吸收资金,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

  根据华立信出具的审计报告,起源财富旗下7个平台总充值金额9.54亿元,总投资金额11.45亿元,未兑付总金额为2.19亿元。截至2017年1月24日,涉案未兑付投资人15180人,未兑付投资金额2.19亿元。

  在此次13名被告中,方凡系起源财富实际控制人,曾任股东、法定代表人、总裁,负责公司全面工作。此外,总裁助理、副总裁、财务总监、风险控制总监、法务经理等人同样被公安机关抓获或主动投案,一同站在被告席上,同样遭到法律的制裁。

  在综合多方因素后,一审法院最终认定13名被告人均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方凡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对其他被告人处有期徒刑两年至五年,并处罚金10万元至40万元不等。

  P2P非吸“套路”满满

  在法院判决书中,还透露出方凡和起源财富P2P业务的颇多“套路”。

  在庭审中,有部分代理律师提出该案属于“单位犯罪”。对此,法院指出,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设立公司,或设立公司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均不属于单位犯罪。

  在案证据显示,起源财富成立于2015年5月,下设3个副总裁分管6个部门,机构设置和人员分工规范、明确,但主要业务只有两部分,一是通过平台对外宣传理财产品,面向社会公开募集资金;二是使用募集款项对外投资控股其他公司、采购债权及低进高出的方式赚取利息差额等方式维持公司运营,并始终处于亏损状态直至案发,导致2.19亿余元的募集款不能返还。

  对此,法院认为,起源财富系方凡为进行非法集资设立,且设立后一直以实施非法集资作为公司主要业务,不属于单位犯罪,对于起源财富及公司中参与组织、策划、实施非法集资活动的人员,均应以自然人共同犯罪追究刑事责任。

  起源财富及其子公司把自己定位为互联网金融公司,但从未取得过北京银监局颁发的金融许可证,未经国家批准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的行为具有非法性。起源财富及下属各平台通过互联网、微信公众号、手机APP等方式面向社会不特定群体公开宣传、吸收资金,并承诺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利息高达7%-12%,已明显超出银行同期利率标准,其行为具有公开性和利诱性。

  此外,据多名被告人供述证实,虽针对不同人群设置宣传亮点,但实际不存在购买限制,只要注册就可以购买理财产品,具有社会性。对于部分代理律师提出被告人不知情等理由,法院未予认可。

  而在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中,也透露出许多细节。例如,据起源财富人力行政总监井某介绍,起源财富内部员工投资有活动并返利,他也进行了投资。另外,起源财富旗下平台在券妈妈、百度等地均有广告或链接投放。有员工表示,平台主要通过网络广告对外宣传理财产品,内容包括收益稳定、安全有保障等内容。

  涉案的几名平台负责人则表示,在2017年1月,公司工作人员都知道资金出现问题,员工都去办理了离职及手续。在此情况下,几名负责人主动建立了维权的群,组织客户报警维权。

  大量资金流入资本布局

  至法院宣判,起源财富旗下平台仍有2.19亿元未能返还给投资者。与部分套取资金供个人挥霍的实控人不同,方凡运将大量资金运用在资本布局上。

  据方凡自述,起源财富吸收的资金一部分用于投资其他金融公司,一部分用于公司经营。盈利主要靠把钱投到别的利息高的金融公司,然后给在起源财富投资的客户相对低一些的利息,赚取利息差额。但实际上,起源财富依靠赚取利息差额的方式并没有挣到钱,每月都亏损。

  经鉴定发现,募集款项从未进入对公账户,均是从第三方平台流入涉案的个人账户,除返还投资人本息、线上投资、个人借款外,集资款的使用均要在3-5个银行账户之间划转,而且存在大量的往复操作,手法相当隐秘。

  同时,法院查明,除了方凡本人以外,起源财富股东的实缴资本均来源于集资款,运营成本也来源于集资款。其中线下债权的资金去向为:一是方凡购买华夏未来、指盟网络、成立良将天下、横琴昊天汇富资管中心、横琴经纬广通资管中心、横琴广通信诚资管中心、横琴经纬信诚资管中心;二是打给起源财富用作公司的股权出资和维持公司运转。

  公告显示,2016年底-2017年初,方凡通过直接、间接方式合计揽入曾经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华夏未来55.04%股份,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也是方凡为数不多的以自己个人身份亲自入场的公司,出资约在1000万左右。

  在收购指盟网络时,方凡则采取了较为低调的方式,由他人代持股份。据证人证言显示,方凡通过联讯证券找到原指盟网络总经理,达成500万的协议价格,并代指盟网络向原股东偿还借款1000万元。目前,两家新三板公司均已摘牌退市。此外,方凡成立良将天下公司,投资1500万,同样未有盈利。

  以投资者的大笔资金搭建自己的资本布局,但在布局尚未完成之时,资金链就已断裂。有辩护律师认为,起源财富线上业务并未造成真正损失,而是由方凡个人掌握的线下部分,其不理性的投资行为是导致资金断裂的真正原因。

  随着方凡与一众公司高管们的落网和判决落地,当年曾名噪一时的“8家P2P平台齐爆雷”就此落幕。但其犯罪行为给投资者带来的伤害,仍值得市场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