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农商行盈利露出疲态!利息净收入下滑,资产质量压力显现

  北京农商行2019年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5.48%,同时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加大,逾期贷款规模有所上升

  《投资时报》研究员 赵新平

  近日,北京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农商行)停止积分兑换京东钢G活动的消息引发外界关注。

  8月初,北京农商行官网公告称,自2020年9月15日起,将停止京东白条信用卡积分兑换京东钢G活动,对于尚未兑换为钢G的积分与未来所获得的积分将与该行标准信用卡账户积分合并管理及使用。

  其实,作为根植于首都的一家农商行,北京农商行经营压力不小,毕竟这里金融机构云集,多数大中型银行的总部都扎根于此,同业竞争更为激烈。

  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分析表示,北京市金融机构数量多,同业竞争加剧将给北京农商行的业务发展带来一定压力。同时考虑到宏观经济增速放缓、金融监管趋严、部分行业信用风险暴露等因素,北京农商行信贷资产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北京农商行利息净收入的增长也将面临一定阻碍,盈利水平承压,未来其信贷资产质量情况有待持续关注。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北京农商行不仅利息收入下滑,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也在加大。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向北京农商行发送沟通函,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盈利能力遭遇瓶颈

  北京农商行的体量在全国农商行中可进入前三名,但可惜的是,其终未成为首家资产规模破万亿的农商行,这一殊荣让重庆农商行(601077.SH)摘得,重庆农商行在2019年半年报中显示资产规模突破万亿,而北京农商行2019年全年也未能实现突破。

  数据显示,北京农商行2019年末资产规模达9585.90亿元,较年初增长8.79%。2020年如果能保持同一增速,则有望在2020年实现资产规模破万亿。

  2015年至2018年,受“金融去杠杆”政策导向以及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深入推进等因素影响,我国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规模扩张速度有所放缓。

  监管对农商行的定位一直是以服务三农、小微及个体工商户为主,不过北京农商行的业务结构看起来和其他大中型银行别无二致。根据北京农商行年报,该行公司类贷款在贷款中占比常年保持在9成以上,2017年至2019年占比分别为92.17%、93.07%和92.66%,个人贷款占比相应仅为7.83%、6.93%和7.21%。

  在公司贷款投向中,比例最重的五大行业分别是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房地产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至于农林牧渔业和批发零售业则排在第八和第九位。

  该行个人贷款和垫款本就占比不高,比如2019年个人贷款和垫款在全行贷款中占比仅为7.21%,而其中住房抵押贷款就占去了6.08%,信用卡透支又占去0.82%,个人经营贷款占比就更少。

  盈利能力方面北京农商行也现出疲态。2019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88.39亿元,同比下降3.54%,由于营业支出更大幅度减少,才保证了北京农商行2019年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13.47%。深入分析,可以发现该行盈利增长已步入瓶颈。

  北京农商行2019年实现利息净收入166.19亿元,在营业收入中占比88.22%,但是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了5.48%。具体来看,该行利息收入同比下降0.95%,支出却同比增长了4.33%,最终导致利息净收入下滑。

  从表面看,北京农商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在上升,但这并不意味着该行的中间业务能力在提升。2019年带动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增长的是代理业务和其他业务,真正代表银行自身业务能力的几个指标如发行理财业务收入、银行卡手续费收入、结算与清算手续费收入等都在下降。

  该行营业支出在2019年同比下降了16.4%,拉动营业利润11.69%的增长,可谓功不可没,主要源于资产减值损失同比下降43.31%。

  另外,该行关键管理人员(即董监高)2019年薪酬及福利同比下降了37.27%,不过年报中披露的仅是部分薪酬。

  北京农商行公司贷款和个人贷款占比

  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加大

  资产质量方面,2019年北京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0.95%,拨备覆盖率为398.24%,这一数据表现在同行业属于中上水平,但其资产质量恶化风险不能忽视,不良率虽然不高,但其却是处于上升状态,同时拨备覆盖率下降较快。

  2018年末,北京农商行的不良率极低,仅为0.36%,拨备覆盖率极高,为1068.87%。

  “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规模有所上升,未来其信贷资产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贷款五级分类迁徙情况需保持关注。”联合资信表示。

  2019年北京农商行逾期贷款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新增逾期贷款明显上升,虽然逾期1年以上贷款同比下降,但逾期1年以内贷款大幅增加,从而带动该行逾期贷款整体增长。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北京农商行2019年末房地产业贷款不良率较高,为9.47%,建筑业的不良率为0.11%。

  今年3月份,北京银保监局公示了关于北京农商行的两张百万级别的巨额罚单,北京农商行因“违规发放土地储备贷款”“贷款资金变相支付土地出让金”“员工行为管理薄弱”等12项违规而受处罚,合计被罚550万元。作为一家农商行在房地产业涉足较深,彼时还引起过一波热议。

  7月份,北京农商行又因超公示标准收取手续费而被通报批评,具体违规事项是由于北京农商行2015年向某公司提供保理融资5亿元,到期日为2020年10月25日。而按照该行公示收费标准,其实际收费标准超出了公示标准500万元的费用。

  当前北京农商行还有一大缺憾,就是作为头部农商行至今仍未能实现上市。早在2011年12月6日,北京农商行就成立了“IPO领导小组”,将上市工作提上日程,至今还未看到明确进展。2019年11月12日该行召开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延长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并上市方案有效期的议案》等议案,上市前景依然渺茫。

  北京农商行贷款质量(单位:亿元、%)

  ?